失去一切归思
或竟一切怀念

【双黑太中】所谓区区之隅.

谢谢您的repo!…有点太激动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非常感谢!认识一下当然是可以的?!!这个repo写的太深得我心啦

一区之隅非常美啦,其实是改的《鳄鱼街/秋天》里的一句“从前在人类宇宙最遥远地带上弥漫着的幻影——给它高高的拱顶借来这些光谱的色彩——现在回到人间了,而此刻人类正在寻找温暖的气息,寻找能安放一张 床的区区之隅。”

和原句相比大概我只是狗尾续貂吧。

橙色呼啸:

 为@昼以长庚晚 太太的《安放一个房间的区区之隅》乱糊的续 也算半个repo(以及大大的表白比心!)

原文链接:http://morningoracle.lofter.com/post/1d512c36_f2c79ba

非常抱歉毁掉您的作品...





他时常望着那个坑洼的月亮,随手一拨弄那海面的光点便能破碎。未免太小了。他叹道。威士忌瓶子还在地上转呀转,仿佛风一吹潮水便能牵携着它私奔似的。要说这是个箱庭世界也真是,他们就是里面黏土捏的小人,会动还会笑,可他自己心知肚明,箱庭世界是什么都不会发生的。

那天他从贝缇丽彩的幻影里瞅见那个假中也,他盯了他半晌,愣是没将手递给他。他说,中也,我爱你啊。那个玉人儿就笑起来,漂亮得过了头,他都不禁在心里暗自思怵着几时那个在炼狱里的中也也能这样笑一下呀,就像那破碎的月。于是他也笑,两个人面对着面笑得像俩傻子。然后一个傻子轻易地将把他自己锁在地牢里的锁链拆了开,傻笑着插进另一个傻子的手腕;两人的血汇到一条干流里变成条灰烬的河流顺着他的骨髓降临。他看着那个中也像朵玫瑰般凋谢,颜色变得浅淡,那张他吻过无数次的面庞捣成被轻触的蝴蝶标本;只有心脏处化成了块碎片被他紧握在手里。现出原形了吧,我的妖精。他近乎虔诚地亲吻那块碎片,那东西棱角分明地,几乎要将他的嘴角划破。他小声问,我可以把你吞吃入肚吗?海水在他耳边恬淡的哼歌,不行,她说,如此你的中也便永远回不来了。

他自嘲地笑笑。诶,我不是说了,无论哪个都是中也,我爱他嘛。那个吻已经降临了,77天的刑罚就此作了罢。没意思没意思,他走出地牢的那刻还在晃着腿,好趾高气扬的。他看了眼时间,凌晨四点整。他想起那个不再转动的时钟,就好似上帝从云端凝视海底从此缄默不语;他想起中也这时还正在走,他一定不会记起地牢里的自己。那影子被放大无数倍投到墙上,苍白得令人窒息的月光会勾勒出一个他。又是一个他。他的血液仍在足底如被蛇亲吻后的玫瑰般流动,像自己被他胡乱啃咬过的唇瓣般嫣红;周边会有涨潮的纹路。

不能再待在那里了,他想。那个地方过于狭小了,一缕光影都能出一本滥情的诗歌集。他要带着中原从那个房间(箱庭)里逃出,觅着那线灯塔的光亮一路甩开压强讨得稀薄的一点氧气——他们毕竟不是鱼。他们会相拥着浮出水面,看黎明前最暗的天色;他知道那不过是些紫罗兰花瓣铺就。到那时,他会模仿莎乐美的魅惑语调说:我现在要吻你了。

而怀中人安详地闭着眼。于是他将他的身体举向初升的朝阳,口中唱着赞美诗朝大海深处一步步走去。海水淹没掉胸口,脖颈,嘴唇,头顶,他知道自己再次浮起便是尸身满灌而上之时了。到那时他只要睁开眼睛就够了。



END.

《安放一个房间的区区之隅》。
在学校里我把它打印下来反复读了很多遍,每一遍都几乎要尖叫出声。从语言到情节,一下一下都打到心脏最深的裂纹中。
这篇文章是苍蓝色的。苍蓝的夜空,苍蓝的海水,夹杂其间的是折射过的白色月光打在墙上,散开的纹路,苍蓝与纯白交缠不清。可又隐隐闻到甜腥的铁锈味,不知道是动脉血还是威士忌。然后四点的时刻便停在那里了,前面挡着一块翡翠石头。
稍微有点小小的意识流,不是特别容易看懂,但是意境实在是过于美丽了。角色刻画得非常好,特别是太宰(的语言)。文字富有动态美,描写实实在在把我惊艳到了,且有有趣的韵律感。天啊用大白话说就完完全全是我心目中的文风啊!!!!!!!!!梗也超级喜欢!!!!!!!!!您怎么这么好这么好这么好啊!!!!!!!!!!!!!!!!!!!!!!

将这个拙劣得像粗制滥造七拼八凑的可怜人偶的东西献给您真是有辱您的眼睛了。但这份来自一个末端写手的崇敬与热爱请您收下。鞠躬。

我叫祭辰。可以认识一下吗?

评论
热度 ( 19 )
  1. 昼以长庚晚橙色呼啸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您的repo!…有点太激动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非常感谢!认识一下当然是可以的?!!这个rep...

© 昼以长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