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一切归思
或竟一切怀念

维尔纳——维尔纳。


“从地板细长的裂缝中,从所有那些霉菌线饰里,从每一个隐蔽的角落,齐刷刷地长出无数令箭一样细长的东西,弥漫在灰蒙蒙的空气中,而且都有着亮闪闪的叶子般的花边:那简直是一片温室丛林,到处是呢喃声和闪闪烁烁的亮光

这个阶级原因,这个年龄原因,总之什么美好的东西经过我眼前,最终也不是我的。天地浩大什么都没有,也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事情。1921年有一个明媚的春日我错过了,现在那个春日不在了,我想走过去吻他,问他你还记得我吗,维尔纳?

——仿佛置身于虚假却又灿烂的春天。”

s.o.s d'un teerien en detresse

评论
热度 ( 20 )

© 昼以长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