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一切归思
或竟一切怀念

不谈情不谈爱过去都抛开

给我荼 @念荼 
有点甜到齁(ooc)的黑时糖 非常严重的私设和自以为是 荼荼原谅我吧

 

文章整理

 

其实有一件事让中原遭港黑里头诟病,是他抽烟的毛病。本来是说中原十五岁学抽烟,结果传着传着变成十三岁十二岁,最后问中原的搭档,搭档说,啊,是为了追我才学抽烟的。什么时候追的您啊?最后就传成了:中原一出生就会抽烟了。
喂。那次中原跟太宰去书店,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也觉得我抽烟很烦?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妈的,太宰治能给他好脸色看才是见了鬼了。太宰成心不要他遂意,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把头埋进书里说,不啊,超帅。下次你可以试试别用那些低劣的搭讪技巧,直接在人家边上抽个烟试试?中也惊悚地看他一眼,我不是经常在你身边抽烟?你不会喜欢我吧?还没等他后悔,太宰就站起身甩甩手说,说不定哦,说不定哦。

说不定三个字太伤人了,中原把这仨字细嚼慢咽吞下去,再加个哦 ,之后三个月出任务碰到女孩子都有一种出轨的感觉。实在没法过了,戴了手套,隔着一层东西总是舒坦多了。总之反正只要露出半截手腕,就有一种不能再色情的效果,这个不是那种整天自杀的流浪汉能懂的。

后来中原过了十六岁,不那么容易被太宰治驴了,渐渐找到了不吃瘪的诀窍:说不过就打。这会儿太宰还没把那句“你的呼吸节奏我都了如指掌”挂在嘴边,每次说话还要思考个几秒,打架更是躲不过,只好做点格挡,最后还是要被摁在墙上打。缺点可能是中原不能真的下了狠手,太宰的确能把他说的接不上词儿。这个也难不倒中原中也。在太宰治思考格挡技艺的时候直接拿手覆着他眼睛吻他,就是解决办法。这个法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直至现在没法被太宰破解,由于某些原因每次他还都被亲得差点断气。

那次落到港黑手里头,没出一会儿中原就成功让他回忆起了这种羔羊一样反抗不能的感觉。这次换太宰治吃蔫了。每次他们吵着吵着演变成他被中也摁在墙上唇舌交缠咬得岔气,后来还莫名其妙养成了把腿缠上他腰的坏毛病(其实是身高原因他又不想蹲着),真心让他有了偷情的感觉。这着实是太刺激了。当然在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去了宾馆的任务里头,他们在宾馆那面画了地狱边境的墙边的阳台上接吻,最后直接在阳台边上搞上了,这个要更刺激一点儿。

到底为什么中也会有抽烟这种设定啊,打扮得还像高中出来的不良少年一样,啊啊超级不爽的,能不能偶尔摘掉你的帽子链和项圈啊,这样会阻挡咱们任务的效率的。太宰事后趴在床上玩他的帽子,一边玩一边无聊地踢着腿,带点气音说一些让人觉得腻腻歪歪的话,听着就觉得超级烦躁,但是实在太累了。他连想这事儿对不对的力气也没有了,干脆把太宰毛茸茸的脑袋摁到怀里抱着,也懒得管青花鱼还在说什么,直接哄了句,睡吧。

(其实那次中也没听见太宰是在说,啧中也又装出一副很有男友力的样子,偏偏我还很喜欢 真……还没等他说完他就被圈进怀里头差点背过气去,这局还是他栽了跟头。二比一,他心道,斗不过一个矮子。他记得一些多年以前发生的事情,那些事情串成一条链子,都绕在中原中也身上。这不公平,他喃喃地说,这不公平,语调和当年说不一定哦一模一样。不应该是他-也不应该是中原中也,他们两个人缠在一起,除了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出不来。中原中也偏偏比织田作理解他得多,偏偏只有他越了线,能当那个吸尘器把那里面的污浊吸出来。可太宰治自己不乐意。中也太好了。好到中也稍稍离他心口近一点,他就觉得难过。他们好像两株连生藤蔓似的互相吸取养分,不要对方好活。只是搭档就够了,求你不要越过那条线,因为你也救不了我。其余的输了便输了,他把身子蜷缩起来更贴近中也一点,阖上眼睛去听那一宿安稳心跳。不要了。都不要看。

早上中也醒过来,下意识紧了紧怀抱,好像害怕童话过夜失真。

后来他们搬到一起住。中原摘下手套以后的手苍白而骨节修长,他也猜太宰那些绷带底下到底盖了点什么。夜晚深处太宰喝酒回来,倒在沙发上就直接昏睡过去,中原后脚跟着他进门,随手把他从沙发上稍稍抬起来一点,刚好挂在肩膀里面。今天也是很累。他无意识地揉了揉怀里的一团毛茸茸,然后很快地睡过去。太宰半夜醒过来,无奈地蹑手蹑脚,捏了条毯子给他们盖上,缩进他怀里面。进到怀里还是会受伤受痛,只是不受风了。那进到心里呢?这问题太复杂了,一想到就困意上头。他今年十六岁,却总感觉人生圆满大幕将落,每天晚上缩进他人怀里以避风。中也手里本可有千万张其他底牌。现在只留了他这一张揉碎了碾烂了的,他自己也替中原觉得不值当。但总归也没什么值当。

他那天见了中也洗手做菜的奇妙场景,得了红叶真传似的灵巧机妙,手指翻飞做菜仿佛跟杀人似的刀尖上过一遍。这个人在他面前一点点被剖开解构,最终露出其中明亮炽热的内核。很漂亮也很温热。他趴在中原肩上看他在厨房忙碌,中原忙到吐血懒得骂他走开,就这么一直黏在一起。有那么一刻太宰治忽然意识到一个臆想说,中原中也这个这么好的情人是他男人。因为今儿是六月十九,许什么愿都可以成真。他吹熄一把蜡烛,看了一会儿中也烛火里头光影落败的侧脸,仰起头索吻。
有一日他们就不再以所谓黑与浊捆绑在一起了,中原中也说,他膝盖上摊开一本书,胳膊上还是躺着半睡着迷迷糊糊的太宰治,书里写着什么“诗人真是没什么好当的啦,写的诗也没有人看”之类的话,虽然有趣终究也不如一个太宰治好看。

他扳过他的脸,直直地看进他眼睛里,明白他的一切怯懦,骄傲自负到偏要踩断那条赤线。
中原中也说,随着话语应声落地生生崩开太宰治脑中几道弦。

不问输不问赢过去都抛开吧,现在只有我爱你了。

评论 ( 14 )
热度 ( 153 )
  1. 阿代鸟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2. 念荼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荼荼荼

© 昼以长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