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一切归思
或竟一切怀念

无头无尾无始无终

很早以前我就觉得自己必须死去。十四岁、十八岁、或者三百岁。这与死与活并无干系。我活着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既不害人也不利己。活着是一个什么词?这个词诞生之前人们就必须死了吗?不,不应是这样的。我活着是为了你们。我不忍看见你们难过。像是坐在那边今天没有来学校的中原中也,如果我死了他会哭,哭的样子会很难看。我决定把这种无足轻重的温柔施舍给人间,人间有时候并不领情,但大部分时候依然不肯放手。他会哭,而我会难过。难过不是挂在脸上的符号。我爱他。而死与爱情并没有什么分别。你今天忌恨我,而明天却会被我的温柔所打动。我不会在意,因为我快要死了,死的时候中原会在身边,其他的于我而言都还不如任何女人的一根头发。我想和他一起去看十三月的桃花。想看他折一枝缀满花蕊的木头给我。那木头已经死了,但是因为他我会让它活过来一次。一次大概是后半生的时间,不巧的是我会比它先死。你看。说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因为我什么也不在乎。我在乎的人今天恰好没有来到这里。他是否真的爱过我?是否真的来过我为他扫干净的这个地方?这才是你应该问我的问题,因为我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中也叫我不要死,说他会来救我。我反驳了他。我说。你还没有出现在我生命里。我还没有遇见你,因此我还不会去死,请你放心地来。

评论 ( 1 )
热度 ( 55 )
  1. 阿代鸟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喜欢

© 昼以长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