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一切归思
或竟一切怀念

Fly into fire

我曾经梦到过远比夜色绚烂的世界,我梦到末世的剪影,流弹击落在我脚踝边上的海水中,梦到和眉眼深泽的男人坐在花园尽头的扶床上聊天,他的言笑如同最后的春日,或许此后终生无缘得见。

我曾经觉得自己身受重业,沉于深海而欲救世于人间,曾经如此,现在或许仍旧如此。我曾经相信自己并非平庸,我相信缭绕的烟雾诞生在我指尖,哪怕不是魔法的神龛,凡人陷于座椅,思绪仍可贯穿星系边缘。在我燃烧殆尽的一刻,呼喊传向四方。

这一年,我不再失眠,不再有疼痛、暴烈的思念击中我,犹如穿堂而过。奇迹消失在我身上。

我们不曾见过那样的世界,树枝撞上光的旋风,城市宛如颠倒的星空,在钢筋与混凝土的废墟之上,英雄的灵魂穿梭进宇宙的罅隙中,但没有人不寄望于或许永远不会发生的奇迹,很多个夜晚都孤独,故而人生而反抗,而反抗终究无果。我的人生度过草草的十六年,我知道还会有下一个十六年,或许不会,我不知道,不知道下一个十六年会有什么样的转机,会不会还有虚构的英雄流下他的鲜血施予救赎,会不会还有身入海底的执意。

我时常想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们将除却必要性的大半青春干涸在虚构的故事里,为了不存在的意义,九界之间的濒天火光,少年埋于雪与铁间的躯干,透过40亿光年外物质的透镜,可以直达130亿年前最初的遗迹,而那已经是多年以前。

而这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意义之一。

评论
热度 ( 18 )
  1. 白羽烛烬 转载了此文字
  2. 烛烬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 昼以长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