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一切归思
或竟一切怀念


江户的冬天,对于我来说,从来都是多雾的。


白昼很长,像某种具象的,溶化不了坚冰的泥㴏。我合上眼的时间缓慢地拉长着,嗜睡症,乏善可陈的生活匆忙地走马灯,呼——地熄掉了。


土方半仰着头靠在车后座上抽烟。在缭绕的影子里,他成为了某种千人一面,兴致索然的剪影,烙在我眼底的下沿。我扑过去吻那一点模糊的气息,在日暮里被无限拉长的光雾。


被毫不犹豫地踹回来以后,我躺在折叠的座椅上,感到自己的双眼被折叠起来,见不着光了。


那个时候起我意识到,大概我的嗜睡症,并非因由白昼过分的漫长而起。





评论
热度 ( 16 )

© 昼以长庚晚 | Powered by LOFTER